水漾影shadow

【长期失踪人口一枚】
精分少年,三观不正,一天一个属性。
对于喜欢的任何事情都抱有强烈的执念。
爱写奇怪的东西,并且以此为乐。
【哥特 微血腥 病娇 现实主义 相杀相爱】
一般都是写原创 同人写不出QAQ
当然也会发小甜文啦!bl gl都愿意尝试,古风现代欧风什么的只要有梗就会写。

/病娇间的禁断:【毁灭·无妄之灾】/
(打开音乐食用更佳)

   “所有人都爱她笑的模样,因为她的笑容那般纯净,那般动人,激起无数人保护她的欲望。
    但我想说……我最喜欢的是她哭的样子,那般绝望,那般动人。那般令我想要继续狠狠欺负与疼爱她。
    而你……呵,便成为她吧。”
    


咕噜。

咕噜咕噜。

    耳畔又是熟悉的泡沫在水中破裂的声音。
    我不记得自己从何时开始习惯这种声音。
    自我有意识来,我的身体便一直在沉浮,在一片无尽的汪洋中漫无目的地沉浮。
    我喜欢偶尔汪洋的顶部射下的温暖光芒,它包裹住我的身子,让水不那么冰冷。但每当这时,我总会感觉到有目光在紧盯着我,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甚至是淡淡的羞耻。因为目光有时候深情而温柔,让我如沐春风。有时却是截然不同的炽烈与深邃,紧紧凝住我的身躯,让我动弹不得。
    而我虽然拥有意识,却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或者说,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
    毕竟我从未睁开双眼,也从未发出过声音。
    ——直到那一天。

一切都那么突然,水泡声格外地猛烈。
耳畔传来陌生的人声,让我很不习惯。

“安格拉。”
“看着我,安格拉。”
    伴着“他”温柔的声音,我缓缓睁开双眼。
    眼前的景象似乎漫着水雾。
    一张俊秀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瘦弱苍白,看起来十分无力。眼角有一颗心形的痣。双眸狭长,笑起来倒有几分狡黠。
    这是我第一次用眼睛看到事物。
    接着,不容拒绝地,我步入了一场无妄之灾。

“记住,要把所有的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不要看他……”
    我静静地看着眼前说话的人,我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我,赤身裸体地坐在漫着水的金属地板上。
    他,笑得温柔又深情地站在操作台的旁边。

    唔,想起来了呢。
    我……
    其实是个实验体啊。

  放首96的洗脑神曲,嘻嘻٩(ˊᗜˋ*)و
  终于考完试了,明天还是生日,激动。
  很惊喜地发现没有掉粉(虽然粉丝本来也不多,但也很开心,诶嘿嘿),顺便把两个新粉我的小可爱都回粉辣~
  等会把之前蠢爆了的系列大结局橹出来,过几天再开个新系列ヽ(〃∀〃)ノ高产似母猪,从我做起!

深夜寂寞少年的哭诉(x)

             终结のshadow影酱
    最近看到一条消息“您的姬友錳錳已暂退”,忽然才想起来我也应该发一条消息来说明我以后很久都不会写文是暂退而非弃坑啊!于是就有了这样一条跟风气息的说说。
    影是学生党,而且还是毕业党,开学到考试结束这段时间是不可能写文的了,所以估计三四个月都不会有动静。但真的不是完全隐退了!所以千万别取关,我以后一定会诈尸的,所以把节操先寄存在你们那里好嘛?(,,•́ . •̀,,)
    乱扯一句,瘟疫公司那个系列的大结局和信息量大的番外因为我作死地同时开撸,所以都是写了五分之三的样子,可能也许大概开学前能有一篇呈上来,但有句话叫慢工出细活嘛,所以我慢点撸质量会更高哒。不求大家等待,只希望看过的小伙伴不要把之前的内容全部都忘掉了,笔芯~
    那么,影神隐咯……拜拜~

病娇们的自相残杀:瘟疫公司chapter3(病毒就这样爆发了?)

/这是一个主角们想玩坏世界却一不小心玩坏了自己的故事/  
 

    玛妮雅杀死梅洛蒂后,把她……处理干净了。
    但玛妮雅发现,从那一天起,自己的精神状态就越来越差。
     玛妮雅在学生时代饱受继父的性虐待,虽然后来把继父杀掉了,但无法改变的是她衰弱的精神状态。并且接着她就去了地下实验室,那个封闭黑暗的环境对身体很不好。所以她身体情况是日渐恶化。说实话,就算她有时候想“奖励”一下阿尔伯特,也是力不从心。
     而从地下实验室出来后,也就是和梅洛蒂同居后,玛妮雅发现自己的精神状态逐渐趋于正常。
     也许是因为地上的环境对身体更好,也许是因为脱离研究的重负荷,也许是因为难得有一个人陪自己正常生活……总之她精力变得充沛许多了。
     可杀死梅洛蒂后……自己好像又回到那个力不从心的时候了。 
     难道她的死对自己打击如此之大?真的吗?
     ……
     玛妮雅竟然感到了迷茫。
 

     ——与此同时的地下研究所——
     部门研究会终于结束了。
     阿尔伯特走出了实验部开会的房间,走进了一间实验室。
     那是玛妮雅之前工作的地方。
     阿尔伯特走到了一排柜子前,用钥匙打开了一个抽屉,抽屉里面是研究所出事那天玛妮雅穿的衣服。
     阿尔伯特不禁握紧了手中的衣服……  
     玛妮雅,玛妮雅。

     他在那天实验所刚开始颤抖的时候,就向玛妮雅的实验室奔来。当他赶到时,尽管不断呼唤玛妮雅,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陷入昏迷。他以为他来的已经很快了,却没想到已经有人先到了。
     那个头顶雪白的卷发,看起来很奇怪的家伙——恩森。

     原先阿尔伯特对恩森就印象深刻。
     恩森是后来加入的成员,跟阿尔伯特和玛妮雅同在实验组。玛妮雅从来不关心周围的同事,但阿尔伯特对任何一件事,任何一个人态度都很认真,因为这样对他来说做事就更有把握一些。    
     初见,当阿尔伯特和恩森视线对上时,阿尔伯特就感到深深的熟悉感,像一阵暴雨前的狂风扑面而来。
     而玛妮雅昏倒时,阿尔伯特听到恩森对玛妮雅说“自己的生命最重要”时,他心里竟然感到一阵奇怪的悸动。

     稳定的实验所是不可能/偶然/出现这样大的事故的,作为实验所核心角色的阿尔伯特深知。这背后一定有人在操纵这一切。 而阿尔伯特的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就是恩森。
     恩森不仅在实验所出事时站在玛妮雅的实验室,之后还把他的玛妮雅丢到那万恶的人间!阿尔伯特真想暴揍他一顿!可是恩森那死家伙在研究所里很受元老青睐。即使作为元老之一的阿尔伯特厌恶他,另外的几人都很欣赏他,那尊重恩森的选择也是在所难免的。
    阿尔伯特想到这里就头疼…算了,还是先出去吧。他把玛妮雅的衣服小心翼翼地放到柜子里锁好,转身离开实验室。

    五个月后。
    玛妮雅研制波拿巴的过程还算顺利。现在接近结束,比她想象得要快。
    这天,她一如平常地捣鼓着她亲爱的波拿巴,突然有人按了门铃。
    玛妮雅皱了皱眉,脱下手套,把松垮的衣服解开扔了。她刚要下楼,才想到自己又真空了,连忙套上了个家居的小衫,跑下楼开门。
    按门铃的是一个五官端正的青年男子。男子笑着对玛妮雅说:“嗨,你好,我是你的邻居怀特。”
     玛妮雅心中暗叫不好,这男的身上有股熟悉的气味。
     叫什么来着……奥,对,叫[正气]。就是那种“除恶扬善”的警察身上有的。
     玛妮雅面无表情:“我是玛妮雅。请问有什么事吗。”
    怀特冷笑:“哼,果然是你。第七中学的高岭腐花啊…”
    ……!
    玛妮雅感到一股寒意从心中漫出,接着全身都被冻住。
    怎么会……
    怀特是她的高中校友?
    玛妮雅咬住了嘴唇,冷冷地说:“进来吧,我的‘好邻居’。”
    怀特十分自觉地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盯着玛妮雅:“呵呵。怎么,你现在知道怕了,怕我把你这个婊 子做的的事公之于众?”
    怀特知道那件事。
    玛妮雅感到自己在他面前就是裸身赤体,那种久违的屈辱又席卷到她瘦弱的身躯……
    她在上高中的时候,在继父长期的性虐待下,发现月经迟迟不来。所以她曾去过一次医院,检查有没有怀孕。虽然没怀,但却被同校的人拍下了照片,诬蔑她真的怀了孕。她也从同学们口中原来的“高岭之花”变做了“高岭腐花”。
    怀特接着说:“你现在一定很想杀我对吧?但不幸地是,我这次是作为警察来逮捕你的,玛妮雅小姐。”
    看来他知道自己杀了梅洛蒂。
    玛妮雅此时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她不紧张,不害怕,不难过。
    她只是在想,她的波拿巴怎么办。
    她抬起头,睁大了她微眯的双眼,看着怀特。
    怀特愣了一下,发现玛妮雅还是像上高中时美丽得如同高岭上遥不可及的花朵。
   “我承认我又杀了人,可是我真不甘心就这样地被逮捕……”玛妮雅解开了衣服。
    怀特……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的手缠上了她的腰……
    玛妮雅知道,这群学生时代爱看黄色杂志的男生,无一例外地幻想过她。无论她是高岭之花,还是高岭腐花。
    而眼前的这个怀特,居然现在还是呢。不然为什么一进门和她说往事,而不直接逮捕她?不然为什么她承认自己杀了人,他却动了歪心思呢?
    呵呵,蠢货。
    玛妮雅里面是真空的。
    玛妮雅现在很感谢她的这个小习惯。
    这意味着波拿巴有机会了。
    怀特刚要俯身,玛妮雅却“不小心”从沙发上摔了下去。
    怀特问:“卧室在哪里?在沙发上品尝高岭之花,简直是在亵渎她。”
    玛妮雅给他指了指楼上,两人到了楼上,那个有波拿巴的房间。

    “这…这是什么!?”怀特心中的欲火已经被眼前奇怪的培养皿浇灭了。
    玛妮雅戴上了手套,从容不迫地走向培养皿:“你应该感到荣幸呢。第一个实验品——”
    怀特掏出了手枪。
   “你这个婊子,发什么疯!我警告你,停下一切动作,否则我的枪就走火了!”
    玛妮雅没有看他。
   “太迟了。从你进到这个屋子里开始,你就注定要死去。”   

    玛妮雅踢了踢了倒下的怀特,看来已经死了。
    她拖着一条受伤的腿走到床上,随便弄了点绷带给自己处理一下伤口。
    真是个弱鸡。玛妮雅冷笑。
    玛妮雅把怀特推进了培养皿,现在波拿巴恐怕亲吻着怀特呢。
    她知道自己在自焚。
    她居然把没有建设完全的培养皿打开了,这意味着怀特被感染的同时,玛妮雅也会。
    玛妮雅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知道自己还会被警察追捕,可是她必须赶在组织的病毒传播前让世界先感染波拿巴。
    她啊,贱命一条。
    但这是条让世界为之震颤的贱命。
    想到这里,玛妮雅不禁疯狂大笑。
    哈哈…………
    哈哈………
    哈哈……
    哈哈…

    玛妮雅把怀特抱到了地下室。
    她在想,一共需要把他割成多少块?不仅要把怀特放到这个国的水源,还要放到港口…她要摧毁这个靠出海发达的国家,接着利用出口货物的船传染别的国家。这个世界很小,小到只有堪堪8个国家。这个世界又很大,一共有35个城市。
    可她玛妮雅相信她的波拿巴。
    虽然她之前吃过自己研制的抵抗药,就算自己感染了波拿巴,也会比平常人多挺个几周。但是她的时间还是少得可怜。
    玛妮雅现在是个亡命之徒。
    她不要命地思考着如何在她死之前解决掉这个世界。

    玛妮雅把“怀特”投放了的十天后。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目前我国各地居民有许多染上了一种可怕的病毒,据疑似发明者的人说,该病毒叫做波拿巴。该病毒破坏力极强,传染性极高。建议居民这段时间暂时不要出门。而专家正在努力研制解药。”新闻联播。
    玛妮雅不屑一顾地笑了:“不敢说死了多少人是吗?”
    她把电视关掉了。
    她走到窗边,看到整个国家都弥漫着阴森的气息,大街上行人少的可怜。
    玛妮雅笑了。先是微笑,再是大笑。
    真棒啊。
    实现人生终极理想的感觉,真棒。
    玛妮雅坚信,这个世界要完蛋了。

    ——地下研究所——
    一个去地上购买生活用品的工作人员显得十分慌乱。
    地上开始蔓延瘟疫,她才知道。
    她之前在地上还接触了很多人类,会不会…会不会……
    她慌慌张张地跑回了工作室,和阿尔伯特撞了个满怀。
   “你好像掉东西了…”阿尔伯特礼貌地提醒,却发现对方像逃命一样不管不顾。
   阿尔伯特疑惑地捡起掉了的东西。
   那是最近本国的报纸。
   今天的报纸的题目赫然入目:超级病毒波拿巴蔓延全国
   …………

ps.对于这章感觉脑子挺乱的,波拿巴爆发实在想不到怎么写好,求轻喷。
  下章应该就是大结局,3k肯定挡不住。我会说这个系列我是先想好了大结局,然后前面再一点一点地扯么……
  但是我觉得如果不解释一下恩森的事情,大家肯定会看得云里雾里。所以下一章先更一个恩森的番外,这样大结局就能看的明白了。
  大结局很快就会写完,因为脑子里结局的思路还是挺顺的。
  如果你对这个系列有兴趣,哪怕只有一丢丢,也希望你可以看一下前面两个章节,点我头像即可喔(推销脸)

   

   

一个喜欢做奇怪的事情的奇怪的人

其实入坑已经几个月了,做自我介绍略显迟。但是还是想刷刷存在感来着……

  姓名:就叫shadow好了
  性别:♀
  坐标:大连(。•́__ก̀。)会有同城嘛?
  在lofter上做的事:一般都是写些冷文吧,极少画画,因为不好看。(其实文写的也不咋地。)
  文风:无下限x bl gl bg都愿意尝试啦。你看看就知道了!点我主页!(推销脸)
  爱写的主角属性:最喜欢写病娇。
  画风:玛丽苏的那种…
  喜欢的游戏:《剑为君舞》《这是我的战争》《前女友现女友》
  备注:喜欢橹原创的,不过不是特别好就是了。同人也会写吧,但没什么思路。
   嗯…就是这样了。如果你能看到这里,那我真是太高兴了。蟹蟹(。・ω・。)ノ♡

病娇们的自相残杀:瘟疫公司chapter2 (死亡人数一人

/这是一个主角们想玩坏世界却一不小心玩坏了自己的故事。这章萌妹死掉。/

   窗外飘起了雪花……
   街道染上了纯洁的白色,而人类都消失了,天地间好似在飘雪的同时,飘荡着寂静的回声。
   玛妮雅扫了眼窗外,眼神有些恍惚。她和阿尔伯特的初遇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
    但她摇了摇头,合上画有波拿巴结构的笔记本,收回了思绪。
    现在还有更应该想的东西……
    虽然她有了把波拿巴付诸于实践的想法和时间,但苦于没有实验的器具。同时,住在同一屋檐下的梅洛蒂也令她头疼不已。
    昨晚两人吃完饭的时候,玛妮雅从梅洛蒂嘴里套出了梅洛蒂参加病毒制造的原因……

       “呀?这该怎么回答呢……”梅洛蒂的脸上竟然有了几抹红晕。
        “其实我是被骗过来的…嗯,这么说应该没错。不过后来,恩森教授使我真心真意地想留在这里。”

    好吧。总之又是因为情感。但玛妮雅仔细想了想,好像某些地方不太对劲。
    怎么又是恩森?他到底是谁啊,玛妮雅从未见过这个人。说实话,那张纸条上面字的语气,很像是阿尔伯特的。
    玛妮雅觉得奇怪而不解。
    她默默记下了现在理清的思路,上了床,休息去了。

    五个月后……
   这五个月里两个人相处地都不错,找到了点姐妹的感觉。
   梅洛蒂总是调皮而任性,喜欢气玛妮雅。但玛妮雅只把她当做一个小孩子,“温柔”地笑了笑,便罢了。
   梅洛蒂对玛妮雅…渐渐有了一种特别的情感。最先梅洛蒂只是把玛妮雅当成她的死去的亲姐姐的替代品,可现在呢…呵,恐怕早已超越了这个情感吧。
   玛妮雅又未尝不是。但她只是比较喜欢梅洛蒂,她终于有了些友情和亲情的感觉。很奇妙,很珍惜。
   这样的日子悠闲得怪异。
   
   而玛妮雅一起床就发现今天有些不对劲。
    不光是天,阴沉得好似要下暴雨;家里的气氛也有些诡异。
    玛妮雅走到一楼,梅洛蒂坐在椅子上对她微笑。
    笑得…让玛妮雅皱了皱眉。
    如果没记错现在的时间的话,按照平常,梅洛蒂刚开始做饭呢。
    玛妮雅心里有些打鼓,不过依旧是面无表情地坐到梅洛蒂的身边。
    梅洛蒂手抱上了玛妮雅的手臂,笑的十分可人:“姐姐~怎么样,今天是黑胡椒牛排。对啦,今天我起床起得特别早。做早饭前我还洗了衣服呢!快表扬我。”
    玛妮雅不动声色,她慢条斯理地拿起了刀,切牛排。
    梅洛蒂把手从玛妮雅的臂弯收了回去。
    “嘭!”
    感到臂上的温热消失,玛妮雅转了下头,她看到梅洛蒂抿了抿唇,怒着拍了拍桌子。
   “好好听人说话!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梅洛蒂一反常态,可爱的脸此时显得有些冷峻。她用手把玛妮雅的下巴钳得紧紧的,逼玛妮雅直视自己。
   “嗯…这才对,”梅洛蒂满意地笑了笑,“话说,你猜我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玛妮雅感到异常的寒冷,果然么。怪不得今天早上她起床就发现自己的衣服不见了。
    不出意料之外地,梅洛蒂掏出了一个熟悉的本子……
    那是玛妮雅的,画有最顶级的病毒波拿巴的,并且锁的特别紧的笔记本。
    玛妮雅现在真的好想大骂,想撕碎这个该死的梅洛蒂——那是她的笔记本!她的!她的!没人知道她是怎么得到波拿巴的模型的!她在学生时代,把仅有的几本高级生物学书籍翻得都要烂了,终于建立了波拿巴最初的模型!她随阿尔伯特进入地下实验室后每天偷鸡摸狗地进行波拿巴的实验,把那个病毒不断的完善,完善,完善。她付出了多少的心血?那是她的毕生梦想,她的信仰。那比她的生命还要重要,甚至比阿尔伯特更重要!!
    鬼知道梅洛蒂是怎么把她的衣服偷出来的!可恶至极!
    “呵呵,看你这个表情,我的猜想就证实了。先别想着这个我是怎么弄出来的,锁我是怎么打开的,你先想想该怎么解释吧。”梅洛蒂粲然一笑,把笔记本扔到了桌子上。
    玛妮雅冷冷地看着梅洛蒂。
    梅洛蒂她……
    必·须·死。

    没有任何思考地,玛妮雅把切牛排的刀插入了梅洛蒂的心脏的下方。
    速度很快。
  快得让梅洛蒂根本反应不过来。
    梅洛蒂惊讶无比,她真的,真的好想回头看一眼玛妮雅。她想知道玛妮雅杀死她的时候,是个什么表情。
   梅洛蒂慢慢地转了转身子,但觉得剧痛无比,便停了这念头。接着她又慢慢转了转头,看到的却是玛妮雅冷酷无比的脸。
   玛妮雅的脸色还是一如既往的苍白。黑发及腰,把明晃晃的肌肤衬得更加苍白。她的眼睛很静,静得如一潭死水,却透着淡淡的水雾,令人迷茫,想了解她、靠近她、触摸她。也许走近一看,她是一杯暗沉的毒药,却令梅洛蒂…甘之如饴了…
    怎么怎么怎么怎么回事!!!资料上明明说了,玛妮雅根本不会使用任何武器啊……
    渐渐地,梅洛蒂感到插入自己身体的刀上好像还含有黑胡椒的汁水。
    滋滋滋……
    她还记得在给烤着的牛排浇酱时,那性感的声音呢。
    呃…怎么回事,她怎么会感到自己也在发出这个声音?
    滋滋滋……
    滋滋滋…
    玛妮雅抽出了刀子,这次是向梅洛蒂的心脏了。
   出奇的是,梅洛蒂没有过多的挣扎。
   梅洛蒂倒在了玛妮雅的怀里,梅洛蒂身上流出的血,染红了玛妮雅的衣服。
   玛妮雅头垂了下来,黑发遮住了脸,好像这么做她的表情就不会显露出来一样。
   梅洛蒂用最后一丝力气抬起头,用她含血却依旧甜美的声音说道:“玛…玛妮雅…”
   那个声音,颇有奄奄一息时的声嘶力竭之意。
   她想说什么呢?玛妮雅,我恨你?玛妮雅,你好阴险?玛妮雅,你不得好死?
     可梅洛蒂喊完玛妮雅的名字后,眼神便永远黯淡了下去。
   梅洛蒂到底想说什么,玛妮雅已经不得而知了。梅洛蒂离开了。玛妮雅陷入良久的沉默。
     玛妮雅的理智终于被血刺激回来了。她杀死了梅洛蒂,杀死了她的“妹妹”,杀死了同志。
   嗯……
   她为什么一定要杀死梅洛蒂呢?
   ……
  
   玛妮雅不知道的是,梅洛蒂今天说这事并不是想揭露她。梅洛蒂虽然病娇,但很单纯幼稚。玛妮雅永远也不会知道,梅洛蒂今天到底想说什么。这恐怕只有死去的梅洛蒂知道。

未完待续。
ps.写梅洛蒂死的那块,我意外的没有卡文,可喜可贺。总觉得写的有些仓促,但这就是我心中萌妹梅洛蒂的死法。剩下的三位主角,应该会在最后一起死去。所以下一章不会有人死,算是过渡吧。
写的不好求轻喷⁄(⁄ ⁄•⁄ω⁄•⁄ ⁄)⁄

你只要负责可爱就够了chapter01

其实是bl,炸毛受x腹黑攻?据说每天受都被攻撩得要死。

那是夏日…阳光明媚而刺眼。
那是高考结束后的毕业典礼。

     安桉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他抬头望了眼阳光,眼睛眨了眨,竟然流下眼泪。他揉了揉眼睛,是微痛的。
    啧……
    昨天他可是通宵打了游戏,可气的是那该死的pvp游戏像是故意难为他似的,连续三次都给他配同一个人。而那位大神每次都把他虐的体无完肤。
   他摇了摇头,好像是想把小委屈甩掉似的。
    此时已到了门口,他深吸一口气后走进学校。
   他今天要向暗恋整整三年的萌妹表白…!

   毕业典礼浑浑噩噩地结束了,这三年的同窗友谊竟然用套话做了个结束…
    才怪。
    安桉的班级想出去聚餐,再熬个夜唱ktv。好不容易班级里大部分人都在,谁知道以后聚会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呢?珍惜现在吧。
  
    饭桌上安桉正喝着水,突然有个人从侧面勾住了他的肩膀。
  “噗……”当然是喷啦。
    他转头一看,果然是他的sb好友张嘉。张嘉皮肤黑如德芙巧克力,偏偏眼晴小而狭长,笑起来有让人提神醒脑的奇效。
    安桉:“泥马…”
    张嘉没有在意:“你老婆在最后面,她那桌的女生现在都不在。表白吧,是男人就是干!”
    安桉向后面望了望,还真像巧克力说的那样。萌妹玩着手机,手指灵巧地点来点去,嘴边还带着不明意味的笑容……
    确实是个好机会,他刚想喝口水压压惊,但一想这根本起不了壮胆的作用,便喝了一大口rio,快步向女神走去。
    留张嘉原地问问问:“这rio是他的吗?”
    张嘉四处看了看,我去人怎么突然变多了,根本看不到安桉。
  
    安桉此时发现绕来绕去也没走到女神那桌,人流把他挤到卫生间那里了…
   黑线。
   安桉想快步离开,却只听“嘭”地一声——
   他竟然被人壁咚了!?
   接着……他感到唇部上贴了个软软的东西。
   他下意识地动了下唇,突然一只灵活的舌头进来了…
   安桉睁开眼,发现亲吻着自己的是!个!男!生!那男的显然喝的有点多了,满嘴rio味,居然和安桉嘴里的rio味一样…
  “唔…你!”安桉气急败坏地推开他,没想到死基佬一点都推不开。
   他顿时感到自己只能被无情蹂躏了…好一朵任君采撷的小白花。
   显然对方吻技很厉害,不一会就让安桉感到全身酥麻…眼泪都在打转。
   终于,就在安桉快要缺氧时,对方终于停下了,往后退了退。
   安桉这才看清对方的面容…
   这这这不是他们班的陆羽吗?那个全校女生的男神…
   他俩一周才说一次话吧。
   安桉简直想就地长眠……
   陆羽虽然醉的不行,但脑子还是清醒的。他看到安桉羞愤的样子,轻轻笑了下,伸手把安桉唇上的水亮抹去。
   安桉脸更红了…
   陆羽低了低头,两人身高才持平:“你哭了?”
   安桉怎么可能说那眼泪是被他撩出来的?他很生气:“你…你怎么能亲我!我可是直的。”他正准备跟女神表白呢!这货哪儿冒出来的啊!
   陆羽把额前的碎发拨了拨,说道:“这里是女厕所,保不准有人。你要是再喊那么大声…”
   安桉简直要气疯了!多么荒唐!正要跟女神表白的他在女厕所被一个不熟的男同学壁咚又强吻了!?
   看到安桉那要自尽的模样,陆羽又笑了:“你还真是可爱。不过无论在现实还是游戏,你都要被我虐呢。”
   ……
   所以说昨天那个在游戏上把他虐的死去活来的家伙就是他?
   安桉想哭。
   他气的快要发抖…
  “你是基佬,不要拉上老子啊!老子是直的,直的,直的!为什么要亲我啊?”安桉抽风ing
   陆羽没理他,只是把自己不整的衣冠理了理。
   “…而且我们根本不熟好吗?”安桉继续抽。
   听到这话,陆羽抬了抬眼,有些严肃地回答:“确实,对你来说我们不熟。但其实你不知道,我暗恋你了整整三年。”
   安桉已经原地石化。
 
ps.女主是腐女,后面会当助攻,所以不用担心
ppss.主要是讲撩与被撩以及直男如何掰弯的故事。

  

瘟疫公司chapter1

00
   “报告,16号培养皿状态目前良好;9号繁殖较为迅速,需要控制。”玛妮雅一遍解开有些紧的外衣,一遍对着通讯器说道。
   “收到。你可以去休息了,玛妮雅。对了,今晚我想和你……”通讯器那头是她的爱人阿尔伯特。
    忽然,通讯器那头的男声变调了。从大提琴变成了…尖锐的金属。还是伴着嗡嗡声的重金属。
    玛妮雅感到奇怪。
    下一秒她便发现实验室在不停颤抖…她都有些站不稳了。
    这时候天花板掉了下来——
    玛妮雅赶紧冲向培养皿。
    培养皿千万不能被强行砸开!她不知道在强烈的冲撞下培养皿的金属外壳能挡多久…但她知道如果他们花费无数心血研究的超级病毒在没谋划的前提下传染,第一批传染者就是身处无数培养皿之间的他们。
    她的手指变得异常灵巧,快速把培养皿全部设置为冷冻模式——当然,是在她用身体挡住掉落的巨物的时候。
    玛妮雅头已流出了血,她昏倒了。昏倒前只听到的两个声音。
   “玛妮雅,玛妮雅?”
   “自己的生命最重要。”

    可是她想说,阿尔伯特的心情更重要一些。

01
    玛妮雅醒了。她看到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心有焦虑却面不改色,而是在头脑中飞快思考着。
    她敢确定,她一定不在实验楼里。
    他们研究超级病毒是无比反人类的事…实验室必须要建立在安全又保密的地方。所以实验室在地下,是不会有阳光的。
    她简单看了眼小屋里的摆设。
    很普通温馨的风格。如果她十九岁那年没有跟阿尔伯特去地下实验室研究病毒,估计现在她就会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梳妆台上有张小编条。她走过去看了看。上面的内容是【醒了就活下去。记住:你只是一个普通的25岁女人,除了肤色太白。】
    她有些不悦。
    她付出6年时光,好不容易研究进度病毒达到百分之九十了,却突然被告知要做普通人。
    为什么?就因为她保护了病毒?那反而要谢自己吧!
    谁写的便条?这是打印的字体。组织经常这么下发通知。
    谁下的决定?是阿尔伯特吗?还是谁?
    ……
    总之,玛妮雅认为这是对她的缓慢谋杀。
    没有研究的普通生活简直是一滩烂泥。
    而组织正命令她融入烂泥。
  
    她低了低头,自己衣冠整齐。然而事故那天她脱了衣服,并且只穿一件宽松的大褂,里面真空。
    她望了望窗外,阳光明媚天空晴朗。人们如一只只蝼蚁穿梭于街市。病毒尚未被传播。想到这里她有一点自豪,她可是在危急时刻避免了这场巨大灾难。不过当然,之后她也会引发这场灾难。

    她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客厅里有个双马尾的女生正在看电视。
    双马尾看到玛妮雅,起身打招呼:“你好,玛妮雅,我是梅洛蒂。这次组织给我们下了任务,让我们伪装成平民。研究组昨天发现了更有趣的DNA,预计一年内病毒就可以制造好。到时候我们来负责传播。”
    玛妮雅点了点头。
    梅洛蒂很热情地说:“这是组织给我们分配的家。我们两个的虚假信息已经全部被弄好了。你现在是我三年未见的姐姐。”
    玛妮雅点了点头。
    她知道组织为什么排她们两个来了。玛妮雅是黑长直,性格很冷淡,而双马尾的梅洛蒂非常热情,很自来熟。即使平常关系很好的人,如果突然要变成几年未见的亲生姐妹,那是装不太像的。反而两个性格互补的陌生人更恰当。
    玛妮雅问道:“这是谁的决定?阿尔伯特吗…”
    梅洛蒂:“不。是恩森教授的决定。”
    恩森?那是谁。玛妮雅不太在意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到卧室。

    幸好她把她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放在裤子里面了。她打开笔记本,翻到最后一次的笔记。
    那里有一个DNA模型图。如果有专家看到这个模型的话一定会吃惊不已。那是从未被人类见过的,异常稳定的奇怪种类。玛妮雅叫它“波拿巴”。
    那是她多年心血的结晶。她从未把它分享给任何人,哪怕阿尔伯特。因为她害怕有一天组织研究的病毒传播失败了。倘若真的失败,她就要用自己的病毒来传播。
    当年阿尔伯特问她是否愿意和他一起毁灭世界,她表面上说阿尔伯特中二,其实她心里却在窃喜。
    她一直想的,终于有了机会。

    而现在要她傻乎乎地再在原地等一年?
    呵呵…
    她自认为波拿巴的制造只需要六_个_月。

未完待续
ps.灵感源于同桌玩的游戏《瘟疫公司》

【前任是阳光病娇01】《前女友现女友》同人

前女友黑兔总在胸前用红丝带绑着蝴蝶结。
她死去的时候,血流成河,但只有她的红丝带「颜色不变」,恍若初见……

  还记得…那是我和她交往中的第一次约会。
  “我君果然既温柔又有爱心呢。在动物园里约会?很喜欢小动物吧~”黑兔粲然一笑,我觉得,连阳光也随这个笑柔和了色彩。
  我们不断的走着,看着各种小动物…黑兔偶尔会和我说话,但她貌似对小动物更感兴趣。
  怪我太紧张了!第一次跟女生约会,根本不知该说什么…
  而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想法。她嘴边勾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手里捣鼓着什么,歪头对我说:“我君,你看这里。”
  我顺着她的手看去——
  是一只优雅温顺的小白猫。
  黑兔小姐取下了丝带,给小猫系上。
  于是,小猫的胸前出现了一个红色蝴蝶结。
   “可爱吗?”
  我点了点头。
  本以为她会报之微笑,没想到她的眼神却暗了暗。
  她再次系紧了小猫的蝴蝶结。
  小猫发出了难受的呜呜声音。
  可黑兔小姐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力道。
  “黑兔,系得好像太紧了…?”
  “啊!是,是么。”黑兔小姐回过神来,急忙松开了手。
  “真是抱歉,弄疼你了吧?”她满脸歉意,怜惜地摸了摸小猫,取下了丝带。
  小猫有些不悦地离开了。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黑兔眼神变得乖戾了起来。
  “果然,我君喜欢这种讨厌的东西…”
   

  而我直到现在才明白,黑兔小姐…
  其实,是一个「阳光的病娇」。
 

ps.心血来潮写的。
相信玩过《前女友现女友》的朋友都应该知道结局是什么。
但我这毕竟是同人辣!男主不会是渣男,安心。

画风清奇的两款软糖!(左边葡萄味 右边草莓味)
不过很好吃ww